《国家数字竞争力指数研究报告(2019)》全文发布,吴敬琏呼吁竞争的同时应该注重合作

  • 日期:07-30
  • 点击:(1816)


为了全面准确地评估世界各国数字竞争力的差异和影响因素,2019年6月15日,腾讯研究院和中国人民大学统计学院指数研究组发表了为期一年的研究成果《国家数字竞争力指数研究报告(2019)》,在全球数字竞争力直接排名方面,美国2018年以86.37分排名第一,其次是中国81.42分,其次是韩国,新加坡和日本,排名第三至第五。英国,德国,瑞典,法国挪威分别排名第六到第十。

该报告基于国家竞争优势理论,提出数字基础设施,数字资源共享,数字资源利用,数字安全,数字经济发展,数字服务和民生,数字国际贸易,数字驱动创新,数字服务管理和数字化。由市场环境等十大因素构成的国家数字竞争力理论模型,比较分析了2000年至2018年139个国家数字竞争力的发展,重点分析了中美两国的竞争态势,掌握中国数字化发展的机遇。为充分释放发展潜力提供参考。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吴敬连表示,一个国家或地区的数字竞争力建设最终将落入国内企业的数字竞争力。因此,竞争的主体应该是企业,而不是政府。政府需要做的是创造一个有利于公平竞争和创新的市场化,合法化的环境,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此外,竞争应侧重于合作,特别是全球合作。现在,任何国家都无法关闭提升国家数字竞争力的大门。

img_pic_1561370514_0.png

中国和美国领先,欧亚国家共同驱动

2018年,美国以86.37分领先,并在各方面都处于领先地位。

自21世纪初以来,数字技术不断渗透到政治,经济,文化等各个领域,引领风向标的发展,促进产业转型升级,逐步改变人类社会的运作方式。特别是自2018年以来,全球经济一直在向前发展,数字浪潮正在飙升。如何牢牢把握新一轮经济增长期,实现高效数字化转型,是当今时代各国的考验,也决定了未来世界地图中大国的地位。

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美国多年来抓住了数字革命的机遇,创造了经济繁荣。欧洲,日本等地区和国家也跟随美国的脚步,积极推动数字革命,取得了巨大成效。在过去的18年中,美国在15年的数字竞争力排名中名列第一。新加坡在2007年,2009年和2010年超过美国,并在短时间内赢得了第一名。

中国从2017年的78.30上升到世界第八位,到2018年的第二位,连续两年成为前十名中唯一的发展中国家。从中国和美国的角度来看,美国在数字安全等方面具有突出的优势,中国在数字国际贸易要素方面表现突出。中国和美国在数字资源共享,数字资源利用和数字经济发展方面保持同质。但是,中国在数字基础设施和数字市场环境因素方面处于劣势,与美国存在较大差距。

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高培勇表示,中国经济已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国家数字竞争力的建设必须建立在这一发展阶段,并使用适合它的概念,思想和战略。首先,高质量发展阶段经济运行中的主要矛盾是结构性问题,矛盾的主要方面是供给方面。数字竞争力是一个结构性的缺点,即应该推广的建设项目。其次,高质量发展阶段的宏观经济政策主线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以供给方为基础,注重结构性矛盾,是推动国家数字竞争力建设的出发点和落脚点。第三,在高质量发展阶段实施宏观调控的主要支持是改革行动。从解决系统性障碍和结构性矛盾入手,构建相应的数字竞争力建设基础和平台,是推动国家数字竞争力建设的必由之路。

信息社会50人论坛成员薛兆峰表示,中国的数字竞争力已经在很多方面达到了世界的前列。但是知道它,你需要知道原因。简单地归结为一个因素,例如企业家的辛勤工作,或政府的鼓励,或法律的护送,都不是完整和微妙的。在新兴的数字化领域,企业家应该如何承担风险,如何制定政府以及如何监管法律往往没有现成的答案。

从数字竞争力阶段看,领先国家(1-30)在数字服务生计和数字资源共享方面具有较强的综合实力,成熟的数字化发展阶段和突出的综合表现,重点是欧洲和亚洲的发达国家; (31-100)该国的构成复杂,处于数字化发展的上升期。各国的发展模式存在很大差异,特别是在数字安全和数字市场环境中;发起国(101-139)基本实力薄弱,处于数字化发展的初级阶段。竞争力的各个方面都有很大的改进空间。特别是,数字安全保障竞争力的发展缓慢,其中大多数是亚洲和非洲的发展中国家。

数字促进创新和增长,政策环境成为竞争的新焦点

随着数字技术越来越多地渗透到经济和社会中,未来国家的竞争力越来越多地体现在各国分配和利用数字资源的能力上。数字竞争力为国家竞争力赋予了新的意义,是未来的核心竞争力。应该指出的是,数字产业没有一个非常明确的界限。它的发展往往不仅限于行业,而是在很大程度上受技术的推广和渗透推动其他行业的发展。其发展道路不仅取决于自身产业规模的扩大,还取决于与其他产业和领域的整合与发展。

《国家数字竞争力指数研究报告(2019)》相信互联网的博弈和竞争不仅是技术与市场之间的竞争,也是政策环境的竞争。中国需要在全球数字竞争力背景下看待产业发展,抓住新的信息革命机遇,特别是5G发展,构建完善的数字基础设施,营造有利于创新发展的政策环境,充分释放数字红利。为国家创造新的竞争优势,使数字经济更好地造福于人民。

国家信息中心首席经济学家范建平认为,当前的经济全球化确实遇到了一些新的问题和新的挑战,但解决的办法不是回归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决不能搞一个封闭的国家。特别是数字产业需要一个开放,包容和公平的游戏环境。一个国家的数字竞争力是企业的竞争。腾讯等一批中国企业逐渐在数字技术平台和数字内容产业中具有竞争力。未来,更多的中国公司将在竞争中成长,国家数字竞争力是积极的。这些公司反映了这一点。通过公平,公正竞争的中立机制促进企业创新,相信中国将从开放,竞争和合作中获益更多。

近年来,云计算、电子商务和人工智能已成为“大众创业与创新”的新焦点。数字经济逐渐成为技术创新的主战场,互联网金融、共享经济等新经济、新业态蓬勃发展。经济新领域正在蓬勃发展。随着工业、学术和科研的进一步融合,数字创新成果逐步实现产业化,成为数字经济发展的驱动力。从数字经济发展竞争力和数字驱动创新竞争力的泡沫图可以看出,数字创新与数字经济发展具有明显的相关性。

清华大学中国经济和社会数据研究中心主任、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徐先春表示,数字经济在减缓传统经济增长下行压力、促进经济增长方面发挥了作用。国民经济结构调整升级,促进优质发展,改变人民生活方式。重要角色。然而,中国在数字基础设施、数字市场环境和数字安全方面仍有改进的空间。积极构建政府数据资源开放共享机制,改善数字经济的法律和政策环境,是提高国家数字竞争力的必要途径。他认为,数字经济的快速发展也给政府统计带来了严峻的挑战,包括基本概念、统计分类、劳动统计、国内生产总值会计原则和会计方法。同时,它也为中国政府统计人员和学者总结和完善数字经济统计的理论和方法,更好地为中国政府统计在宏观决策和经济社会发展中服务,增加国际统计标准的发展。发言权带来了难得的机会。

互联网的博弈与竞争不仅是技术与市场的竞争,也是政策环境的竞争。报告认为,中国需要立足全球数字竞争力背景,着眼于产业发展,抓住信息革命特别是5G发展的新机遇,建设完善的数字基础设施,营造有利于创新的政策环境。离子与发展。释放数字红利,为国家创造新的竞争优势,使数字经济更好地造福于人民。

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研究所院长林毅夫表示,“大数据”的重要外部性决定了“有效市场”和“有前途的政府”将在数据禀赋的积累和应用中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另一方面,政府可以帮助家庭,企业和政府部门等数字机构通过互联网等数字基础设施的建设实现更好的数字化,进一步扩大数据来源,增加数据禀赋;另一方面,不断消除制度障碍,支持市场。主要创新,克服可能存在的数据障碍,最大限度地利用数据资源,是实现“有效市场”,促进数字经济快速发展的前提。中国人口众多,经济规模庞大。它在数据的生产和使用方面具有比较优势。它通过“有效市场”和“积极主动的政府”提升数字竞争力,促进生产,生活,管理和国家治理的现代化,这对中国有利。高品质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