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带不走的 | 纪念漳籍南侨机工回国参战80周年

  • 日期:09-14
  • 点击:(894)


这些年不会带走|纪念海外华侨华人回国80周年。

华侨机械工作者是“南洋华侨汽车司机及汽车维修技师返回服务组”的缩写。今年8月是海外华人飞机工人返回80周年。在海外华人机械工作者的英雄群体中,韩国华侨工作者自愿作为交通骨干返回中国,并在漳州的海外华人历史上写下了宏伟的篇章。在云南省档案馆的档案中,这12名华侨工人的照片和名字及其名字都被染上了灰尘。作者将它们合并成一张照片,呈现给读者,让我们追踪它们追踪它们的痕迹。

1939年,新开通的缅甸公路成为战争前线唯一的再补给国际通道,迫切需要大量的汽车司机和修理工。面对祖国最关键的时刻,南桥大会发出紧急通知,招募海外华侨工人返回中国。 3,200名南洋华侨青年司机和修理工组成了南洋华侨飞机队,并分九批返回国内进行国家灾害。其中,有数十名来自漳州的华侨青年告别了父母和家人以及余友的生活和工作环境。他们于1939年2月至9月分批返回中国。照片中的12名诸暨机械师从相关档案中了解到,赖金堂是第三批机械师。江瑞龙,李禄泉,林彪,郑永福,林振源,刘志仁,吴亚珍,谢庆久,谢新梅,洪元成,陈阿吉是第六批力学,最老的32岁,最小的20岁。他们来自新加坡,槟城和马来亚,吉兰丹和印度尼西亚的苏门答腊。

抗日战争中的缅甸之路始于北方的中国昆明和南方的缅甸腊戍。它长1,146公里,位于横断山脉,海拔500至3000米。沿途有无数的悬崖,悬崖,陡坡,急弯和深谷。有必要穿越怒江和澜沧江等河流。所有的道路都陡峭陡峭,交通非常困难。如果你落入深谷,就很难有机会生存。此外,许多地方正在肆虐,敌机不分青红皂白地轰炸。人们在这个大门上驾驶四条车道:道路很危险。关,雨水泥,风俗,威胁和日本轰炸。据报道,有超过1000名南桥机械人员在匆忙的军用物资中丧生,死亡或消失。

这张照片中的第一个人李禄全是来自马来亚的华侨,这是福建龙溪(现龙海市)的祖籍,有两年的驾驶经验。 1939年,他带着父母报名参加南洋华侨回归服务,在西南交通厅工作。他的母亲一直期待着60多年。有几次,小儿子李鲁涵去了云南昆明,找到了李禄泉的下落。他没有收到任何消息。 2005年,这位老人遗憾地离开了世界。

后来,云南华侨协会张天宇女士委托《再见吧!南洋》,陈大亚和陈勇的作者在云南省档案馆档案馆找到李禄泉的相关档案:李禄泉, 23,从新加坡返回,返回日期是1939年5月11日;曾任汽车运输队华侨志愿者队第14旅第47中队班长,西南交通部陆丰货运站车站主任; 1942年3月1日被转移到腊戍。缅甸运输科的钞票被转移到车队司机。李禄全档案的最新记录是1942年8月的“中缅运输管理局员工工资津贴”,李禄泉收到了工资津贴的印章。

闽南日报郑来文文/地图林一凡

17: 30

来源:谈赣州

这些年不会带走|纪念海外华侨华人回国80周年。

0×251C

华侨机械工人是“南阳华侨汽车司机及汽车修理技师归国服务集团”的简称。今年8月是华侨飞机工人回国80周年。在华侨机械工人的英雄群体中,韩国人华侨自愿以交通骨干的身份回国,为漳州华侨历史写下了一个壮丽的篇章。在云南省档案馆的档案中,12名华侨的照片、姓名和他们的名字都是尘土飞扬的。作者把它们组合成一张照片,呈现给读者,让我们追踪它们的踪迹。

0×251d

0×251e

1939年,新开通的缅甸公路成为战争前线唯一的国际补给通道,急需大量的汽车司机和修理工。面对祖国最危急的时刻,南桥联大发出紧急通知,要求招收华侨回国。3200名南洋华侨青年驾驶员和维修工组成南洋华侨飞行队,9批回国受灾。其中,漳州市有几十名华侨青年,他们向父母、家人和余友的生活和工作环境告别。他们从1939年2月到9月分批返回中国。照片中的12个诸暨机修工从相关档案中得知,赖金堂是第三批机修工;蒋瑞龙、李禄权、林彪、郑永福、林振源、刘志仁、吴亚珍、谢庆九、谢新梅、洪元成、陈亚吉是第六批机修工,老一辈。EST 32岁,最小的20岁。他们来自新加坡、槟榔屿和马来西亚、吉兰丹和印度尼西亚苏门答腊。

抗日战争中的缅甸之路始于北方的中国昆明和南方的缅甸腊戍。它长1,146公里,位于横断山脉,海拔500至3000米。沿途有无数的悬崖,悬崖,陡坡,急弯和深谷。有必要穿越怒江和澜沧江等河流。所有的道路都陡峭陡峭,交通非常困难。如果你落入深谷,就很难有机会生存。此外,许多地方正在肆虐,敌机不分青红皂白地轰炸。人们在这个大门上驾驶四条车道:道路很危险。关,雨水泥,风俗,威胁和日本轰炸。据报道,有超过1000名南桥机械人员在匆忙的军用物资中丧生,死亡或消失。

这张照片中的第一个人李禄全是来自马来亚的华侨,这是福建龙溪(现龙海市)的祖籍,有两年的驾驶经验。 1939年,他带着父母报名参加南洋华侨回归服务,在西南交通厅工作。他的母亲一直期待着60多年。有几次,小儿子李鲁涵去了云南昆明,找到了李禄泉的下落。他没有收到任何消息。 2005年,这位老人遗憾地离开了世界。

后来,云南华侨协会张天宇女士委托《再见吧!南洋》,陈大亚和陈勇的作者在云南省档案馆档案馆找到李禄泉的相关档案:李禄泉, 23,从新加坡返回,返回日期是1939年5月11日;曾任汽车运输队华侨志愿者队第14旅第47中队班长,西南交通部陆丰货运站车站主任; 1942年3月1日被转移到腊戍。缅甸运输科的钞票被转移到车队司机。李禄全档案的最新记录是1942年8月的“中缅运输管理局员工工资津贴”,李禄泉收到了工资津贴的印章。

闽南日报郑来文文/地图林一凡只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李鲁泉

南桥力学

云南省档案馆

西南交通局

吉兰丹

读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