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加班用餐时猝死”:为何工伤认定这么难?

  • 日期:09-05
  • 点击:(1363)


从保护工人的劳动立法的角度来看,没有理由不把工人的加班费作为正常工作的一部分。

另一起工伤事件被确定为“肠梗阻”!在寒假期间,一名90后的小学教师被要求加班。当学校中午安排午餐时,突然疾病突然死亡。之后,家属向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申请四次查明工伤,而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则不承认。与此同时,法院做出了三项判决,再加上政府行政复议,人事和社会局不承认工伤的所有决定均被撤销,并明确要求重新确认。然而,自事件发生至今已有两年半,家属仍然接受了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不承认工伤的决定。事件曝光后,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 (《法制日报》8月9日)

所谓工伤认定,是指劳动者处于工作或等同工作的过程中,由于操作不当或其他原因,劳动行政部门依法授权,是否员工受伤或受伤(或职业)疾病)是工伤或工伤。给予定性行政确认。对于工人来说,无论他们是否受伤,他们都关心他们的利益。以加班餐中死去的老师为例。如果发现他是与工作有关的伤害,他的近亲可以享受一次性工作死亡补贴,丧葬补助金和家属养老金。

事实上,回顾一下这份报告,大多数人都会对工伤相关的纠纷有一个基本的认识:这是一种与工作有关的伤害,这种看法与法院的意见和政府。这种认知产生的原因是加班也是一种工作,吃饭和上厕所是完成这项工作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如果从加班过程中排除进食过程等,不仅违反了基本的劳动法,而且极其不尊重劳动者的权利和利益,如宪法和其他法律。

客观地说,人类和社会保障局拒绝查明与工作有关的伤害似乎有些道理。这是因为,在现行法律中,没有明确规定如果员工在加班期间发生事故,则应视为“工伤”。问题在于,根据保护工人的劳动立法精神,没有理由不将工人的加班费作为正常工作的一部分。

看一下最高人民法颁布的《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工人应该“在日常工作和生活中工作,在合理的时间和合理的路线上下班的路上”应该被认为是“在上下班的方式“,如果发生,人身伤害或死亡等事故应被视为”工伤“。同样地,这位年轻教师正在加班加点,这也是日常工作和生活的活动,也应该感受到劳动法的温暖。对于职能部门而言,无论是在法理学还是理性方面,都必须采用广泛而不是狭隘的理解来给这位死去的老师带来与工作有关的伤害。

然而,人权和社会事务局拒绝“强硬抵抗”实在令人费解。事实上,实际上,看到工伤未被认识的情况并不罕见。看一下这份报告,很多劳动者都采取了法院的判决来赢得案件,但他们被推迟了人类社会部门的文书工作。在这里,我们不要谈论相关部门对法律的“机械应用”,以便走向立法精神的另一面,而是谈谈为什么政府部门,即使是与政府的重新审议决定,法院决定不在眼里?

这是因为《行政诉讼法》《行政复议法》没有赋予政府或司法部门代替职能部门采取行政行动的权力,尽管可以撤销或下令重新采取行政行动。对于人类和社会部门来说,即使以前拒绝确定工作相关的伤害行为已被撤销,也不是那么紧张,也没有必要重新做到这一点。在政府,司法机构以及人类和社会部门的这种“无限循环”中,劳动者已成为拖延的受害者。这显然不是劳工立法者的初衷。

中国青年报

移动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