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的中国学生是怎样被一步步淘汰的?

  • 日期:08-11
  • 点击:(1887)


“优秀”的中国学生如何一步步消灭?

35f370a2bf4248a1826b0145f14dd87b.jpeg

前言:本文是对学者的访谈,也是高级精英学校应用的指南。被访者是普林斯顿大学分子生物学终身教授康一斌,并获得美国癌症研究会颁发的杰出贡献奖。他负责招聘中国部门。

用他的话说,“中国学生聪明,勤奋,但也很困惑,他们的功利主义很重,阻碍了他们的长期发展。”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分子生物学教授康义斌先生从复旦大学毕业后去了美国杜克大学。现在他是普林斯顿大学分子生物学系的终身教授,并获得了美国癌症研究学会的杰出贡献奖。

康教授负责该部门在中国的招生工作。因此,他联系了各类中国学生(大多数是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复旦大学和中国科技大学等知名学校的优秀学生)。他们真正感受到了中国教育对学生的歪曲。随之而来的麻烦。

“中国学生聪明,勤奋,但也困惑,他们的功利主义相对沉重,这阻碍了他们的长期发展。”康一斌在接受《星期日新闻晨报》时表示。

72c27e4d7478458daf7f3b178462e6dc.jpeg

康一斌教授

01

成绩好,但“陈述”是一样的。

关于申请材料:

每年1月底,我将获得申请普林斯顿生物分子系统的中国学生的所有材料。我们招收了25名学生,其中包括4名中国学生。我收到了大约七十到八十个申请,然后挑出了大约10-15个“候选人”。

每份申请包括:本科成绩单,托福和GRE成绩,个人陈述和推荐信。我将结果视为定量材料,个人陈述和推荐信是弹性材料。我仔细看每一块材料,但弹性部分会告诉我更多信息。

问:你对“个人陈述”有什么看法?

康一斌:谈谈你对分子生物学专业的看法,为什么要申请这个专业,为什么要申请普林斯顿大学呢?

问:你看过几百个“个人陈述”,中国学生的表现如何?

康一斌:中国学生的GRE可以得到很好的考验,但他们的“个人陈述”往往是统一的,缺乏特色。我觉得很多人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来普林斯顿,或者他们要求太高,不敢表现出真正的自我。

问:真正的“个人陈述”应该是什么样的?

康一斌:我记得有个学生说他以前的专业是电子工程,后来他慢慢发现他真正感兴趣的专业是一个生物。然后,无论绝大多数人的反对,该系统都被转移了。由于他的基础薄弱,他正在努力阅读,但每个学期都会比上一学期有所改善。所以他愿意坚持下去。

这个“个人陈述”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为学生在寻找和实现梦想时表现出了他的困惑和喜悦。

她感到遗憾的是,她四年来没有接受过更全面的教育,她的个人陈述也渴望得到专业的追求。

2月初,我将与第一个人进行电话采访。虽然我看不到对方,但我也可以从对话中判断出彼此相似的学生。来自海洋另一边的声音将告诉他另一个学生是什么样的学生。

2c38616859df43eba22283717a640132.jpeg

02

我们想要的是真正热爱科学并且诚实的人。

问:你在电话里问他们什么问题?

康一斌:我将研究英语口语能力和英语适应能力。我主要是让他们谈谈科学研究经历并介绍他们的背景状况。

问:接受电话面试的学生会不会紧张?

康一斌:电话采访约一小时,45分钟讲英语,15分钟使用中文。

即使英语不是特别好,学生也可以完全用中文表达自己。不幸的是,大多数中国学生会将其视为“考试”,而不是与我们沟通的机会,因此有些人会非常紧张并影响表达。

问:他们如何回答你的问题?

康一斌:我可以听听。一些学生会(她)提前写答案,在电话采访中阅读,或按照说明阅读。有些学生显然是在提前排练,答案很滑,好像他们正在做一个演讲报告。但内容呢?它与我的问题没什么关系。

问:他们给你的印象是什么?

康一斌:那些“回答问题”的学生,我的印象是他们可能没有做过真正独立的学习,或者他们可能不够自信。我希望学生能够在这个过程中展示自己的真实自我,而不是刻意打包,完美地扭曲“成品”。

问:也许没有人接受过这种面试的教育,或者他们不知道真相是最好的答案?

这些作品非常好。我会打电话给他接受采访。他坦率地告诉我,他很早就进入实验室努力工作,但我不知道为什么,实验不是很顺利。他清楚地描述了他在实验中遇到的问题以及解决问题的各种尝试。

从表面上看,他的研究并不成功,但他认真,诚实,刻苦。这具有科学家和人的最重要的品质。

问:电话采访会确定录取结果吗?

康一斌:不,在电话采访后,我会反复测量和比较候选人。成就水平往往不是决定因素。我更关注各种细节中看到的非智力因素。

问:得分有多重要?

康一斌:分数很重要,但不是绝对的。

重要的是要知道申请普林斯顿大学的学生几乎是国内着名大学的最高领导者。那些被高等教育选中的人在智力上并没有什么不同。我会仔细查看每个年级,但不一定是最高分。通常,第一和第七位的力量并不太远。

无论您是否被录取,智力以外的其他因素都很重要。例如,我考上了一个来自河南农村的学生,我住在一所初中的县里。我经历了很多苦难。即使在电话和邮件中,你也可以感觉到她非常谦虚。没有一些最流行的傲慢矛。

没有一些学生自信和自负,我觉得如果我不去普林斯顿,我会去哈佛大学。就像我一样。我不能给人留下好印象。

还有一个学生将与老师“设置瓷器”,但它不是恭维,讨人喜欢和亲近,但他做过研究,对老师有一个真正的了解,问题很专业,很深。这些学生不光滑,让人有一种认真的责任感和对机会的尊重。

ec135f124bc14298ada256da8867815d.jpeg

03

中国学生的功利主义阻碍了他们的长期发展

问:进入普林斯顿大学或其他顶尖大学后,中国学生必须克服哪些困难?

康一斌:在来上海之前,我和父亲和侄子在福建的家乡度过了十多天。

五年级的读者说了这样的话:老师要求每个学生在课堂上找到一个“对手”。

每次考试结束后,获奖同学都会受到表扬,失败者会受到批评。在这样的氛围中,擅长课堂的同学不愿意帮助成绩差的学生。

令我震惊的是,中国的基础教育中存在太多“竞争激励”机制。从小学开始的中国教育不,从幼儿园开始,开始灌输狭隘的竞争意识,明确地烙上这些学生,打扰他们。

普林斯顿大学是金字塔顶端的精英学校。对于刚进入普林斯顿大学的中国学生来说,最好说真正的竞争刚刚开始。

问:中国学生抵达普林斯顿时会遇到什么常见问题?

康义斌:1。心态更加紧迫。有些学生渴望在这里寻求成功。他们无法享受科学研究的乐趣。他们总是将实验视为“计件工”。一旦他们不满意,他们很容易沮丧。

2.有些学生在这里发现,这不是他们喜欢和擅长的职业,但是他们为这么多年的书而努力工作,但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做,他们很困惑。

3,他们经常在人际关系中遇到问题,感到不得人心,孤独。

问:为什么会这样?

康一斌:普林斯顿的哲学是学习是一个探索的过程。这是一个了解自己,发现自己,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和自己喜欢的东西的过程。

然而,许多来自国内教育系统的学生往往是被动的:我希望当我进入学校时,有人会给他或她分配一个主题或任务,这个主题肯定会产生结果。就像解决数学问题一样,必须有答案。完成后,您可以获得高分。然后依靠这项科学研究找到一份体面的工作。

他们基础扎实,工作努力,自我激励能力强,考试能力强,表现出色,但缺乏探索精神;独立思考和创新能力薄弱,功利主义更强。

问:实际上这是成年人的典型心态。

康义斌:我们曾经有一个中国学生。我上学后没多久。我发现他并不喜欢科学研究。我跟他说过话。他说他实际上知道他不喜欢科学研究。但从小学到大学,他才是第一名。所有人都希望他能够进入美国顶尖大学。卡普林斯顿是为了满足他人的期望。

事实上,这个学生在他还是个孩子时对生物学非常感兴趣。长期以来,成人世界的价值使他过早地将名利与财富和事业捆绑在一起。

在我们的行业中,真正成功的人并不是瞄准最高层。 (如果你想要超越人群,最好更快地去其他行业。)他们真正喜欢的是探索过程,包括许多失败和来之不易的成功。

问:你刚才提到的中国学生在人际关系方面会遇到一些麻烦。这与功利主义有关吗?

康一斌:你看,我的侄子从小就受过“教育”。有这种想法的学生对竞争有一种狭隘的理解。他们认为踩到别人是胜利,比较别人就是成功。

在实验室中更重要的是团队的工作。有些人发表了论文。每个人都在一起快乐。一些中国学生不高兴,好像别人的成功意味着失败。

还有一些科研项目,学生想要“分开”,所以他们可以算作自己的成就.

有些中国学生特别想快速成名。这种心态,学校和家庭教育都有很大的责任。在美国,表现非常私密的事情不会公布,也不会造成太大的压力。他们还倡导合作,互助和共同改进。

问:两场不同的比赛会产生矛盾。

康一斌:竞争太激烈的学生可能缺乏团队精神,以自我为中心,更容易在工作和生活中对他们感到紧张。

斯里兰卡的商店周围,让老人在外面等了几个小时,并认为理所当然。

其他同学问我:为什么今年邀请他到家里邀请他参加音乐节的美国人今年不再邀请他了?有时我会考虑这些问题,我担心他们不会意识到这是一个问题。

从小到大,已完成的玩具,已经吃过的菜肴,已经更换的脏衣服.祖父母,祖父母,祖父母帮助他们处理这些问题。在这样的环境中成长自然会让人们的努力成为理所当然。

大多数美国学生确实有更多的“公众意识”。例如,我们主动在实验室处理垃圾并及时表达对其他人的感激之情,我们的生物部门有许多从事物流工作的员工。他们负责喂养老鼠,运送实验设备,发送和接收文件,以及清洁实验室。每逢圣诞节,实验室里的美国学生将一起带头,每个人将获得5件和10件,并为工人购买一份小礼物,表达他们对平时工作的感激之情。

这看似微不足道的事情往往反映了学生从小就接受教育,以及他的职业生涯能走多远。

哦,看到更多

20: 54

来源:智能家居教育

“优秀”的中国学生如何一步步消灭?

35f370a2bf4248a1826b0145f14dd87b.jpeg

前言:本文是对学者的访谈,也是高级精英学校应用的指南。被访者是普林斯顿大学分子生物学终身教授康一斌,并获得美国癌症研究会颁发的杰出贡献奖。他负责招聘中国部门。

用他的话说,“中国学生聪明,勤奋,但也很困惑,他们的功利主义很重,阻碍了他们的长期发展。”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分子生物学教授康义斌先生从复旦大学毕业后去了美国杜克大学。现在他是普林斯顿大学分子生物学系的终身教授,并获得了美国癌症研究学会的杰出贡献奖。

康教授负责该部门在中国的招生工作。因此,他联系了各类中国学生(大多数是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复旦大学和中国科技大学等知名学校的优秀学生)。他们真正感受到了中国教育对学生的歪曲。随之而来的麻烦。

“中国学生聪明,勤奋,但也困惑,他们的功利主义相对沉重,这阻碍了他们的长期发展。”康一斌在接受《星期日新闻晨报》时表示。

72c27e4d7478458daf7f3b178462e6dc.jpeg

康一斌教授

01

成绩好,但“陈述”是一样的。

关于申请材料:

每年1月底,我将获得申请普林斯顿生物分子系统的中国学生的所有材料。我们招收了25名学生,其中包括4名中国学生。我收到了大约七十到八十个申请,然后挑出了大约10-15个“候选人”。

每份申请包括:本科成绩单,托福和GRE成绩,个人陈述和推荐信。我将结果视为定量材料,个人陈述和推荐信是弹性材料。我仔细看每一块材料,但弹性部分会告诉我更多信息。

问:你对“个人陈述”有什么看法?

康一斌:谈谈你对分子生物学专业的看法,为什么要申请这个专业,为什么要申请普林斯顿大学呢?

问:你看过几百个“个人陈述”,中国学生的表现如何?

康一斌:中国学生的GRE可以得到很好的考验,但他们的“个人陈述”往往是统一的,缺乏特色。我觉得很多人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来普林斯顿,或者他们要求太高,不敢表现出真正的自我。

问:真正的“个人陈述”应该是什么样的?

康一斌:我记得有个学生说他以前的专业是电子工程,后来他慢慢发现他真正感兴趣的专业是一个生物。然后,无论绝大多数人的反对,该系统都被转移了。由于他的基础薄弱,他正在努力阅读,但每个学期都会比上一学期有所改善。所以他愿意坚持下去。

这个“个人陈述”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为学生在寻找和实现梦想时表现出了他的困惑和喜悦。

她感到遗憾的是,她四年来没有接受过更全面的教育,她的个人陈述也渴望得到专业的追求。

2月初,我将与第一个人进行电话采访。虽然我看不到对方,但我也可以从对话中判断出彼此相似的学生。来自海洋另一边的声音将告诉他另一个学生是什么样的学生。

2c38616859df43eba22283717a640132.jpeg

02

我们想要的是真正热爱科学并且诚实的人。

问:你在电话里问他们什么问题?

康一斌:我将研究英语口语能力和英语适应能力。我主要是让他们谈谈科学研究经历并介绍他们的背景状况。

问:接受电话面试的学生会不会紧张?

康宜宾:电话采访大约一小时,45分钟讲英语,15分钟用中文。

即使英语不是特别好,学生也可以完全用汉语表达自己。不幸的是,大多数中国学生将它视为一个“考试”,而不是一个与我们交流的机会,所以有些人会非常紧张和影响表达。

问:他们怎么回答你的问题?

康宜宾:我可以听。一些学生会(她)事先写下答案,在电话采访中阅读,或者按照指示行事。有些学生显然事先排练过,答案很难回答,好像他们在做演讲报告。但是内容呢?这和我的问题没什么关系。

问:他们给你留下了什么印象?

康宜斌:那些“回答问题”的学生,我的印象是他们可能没有真正独立的学习,或者他们可能不够自信。我希望学生们能在这个过程中表现出真正的自我,而不是一个精心包装、完美到扭曲的“成品”。

问:也许没有人受过这种面试的教育,或者他们不知道真相才是最好的答案?

这些都很好。我会打电话给他面试。他坦率地告诉我,他很早就进了实验室,工作很努力,但我不知道为什么,实验不是很顺利。他清楚地描述了他在实验中遇到的问题以及解决问题的各种尝试。

从表面上看,他的研究并不成功,但他是认真、诚实和努力的。这是科学家和人最重要的品质。

问:电话面试会决定录取结果吗?

康宜宾:不,电话面试后,我会反复衡量和比较候选人。成就水平往往不是决定因素。我更关心在各种细节中看到的非智力因素。

问:分数有多重要?

康一斌:分数很重要,但不是绝对的。

重要的是要知道申请普林斯顿大学的学生几乎是国内着名大学的最高领导者。那些被高等教育选中的人在智力上并没有什么不同。我会仔细查看每个年级,但不一定是最高分。通常,第一和第七位的力量并不太远。

无论您是否被录取,智力以外的其他因素都很重要。例如,我考上了一个来自河南农村的学生,我住在一所初中的县里。我经历了很多苦难。即使在电话和邮件中,你也可以感觉到她非常谦虚。没有一些最流行的傲慢矛。

没有一些学生自信和自负,我觉得如果我不去普林斯顿,我会去哈佛大学。就像我一样。我不能给人留下好印象。

还有一个学生将与老师“设置瓷器”,但它不是恭维,讨人喜欢和亲近,但他做过研究,对老师有一个真正的了解,问题很专业,很深。这些学生不光滑,让人有一种认真的责任感和对机会的尊重。

ec135f124bc14298ada256da8867815d.jpeg

03

中国学生的功利主义阻碍了他们的长期发展

问:进入普林斯顿大学或其他顶尖大学后,中国学生必须克服哪些困难?

康一斌:在来上海之前,我和父亲和侄子在福建的家乡度过了十多天。

五年级的读者说了这样的话:老师要求每个学生在课堂上找到一个“对手”。

每次考试结束后,获奖同学都会受到表扬,失败者会受到批评。在这样的氛围中,擅长课堂的同学不愿意帮助成绩差的学生。

令我震惊的是,中国的基础教育中存在太多“竞争激励”机制。从小学开始的中国教育不,从幼儿园开始,开始灌输狭隘的竞争意识,明确地烙上这些学生,打扰他们。

普林斯顿大学是金字塔顶端的精英学校。对于刚进入普林斯顿大学的中国学生来说,最好说真正的竞争刚刚开始。

问:中国学生抵达普林斯顿时会遇到什么常见问题?

康义斌:1。心态更加紧迫。有些学生渴望在这里寻求成功。他们无法享受科学研究的乐趣。他们总是将实验视为“计件工”。一旦他们不满意,他们很容易沮丧。

2.有些学生在这里发现,这不是他们喜欢和擅长的职业,但是他们为这么多年的书而努力工作,但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做,他们很困惑。

3,他们经常在人际关系中遇到问题,感到不得人心,孤独。

问:为什么会这样?

康一斌:普林斯顿的哲学是学习是一个探索的过程。这是一个了解自己,发现自己,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和自己喜欢的东西的过程。

然而,许多来自国内教育系统的学生往往是被动的:我希望当我进入学校时,有人会给他或她分配一个主题或任务,这个主题肯定会产生结果。就像解决数学问题一样,必须有答案。完成后,您可以获得高分。然后依靠这项科学研究找到一份体面的工作。

他们基础扎实,工作努力,自我激励能力强,考试能力强,表现出色,但缺乏探索精神;独立思考和创新能力薄弱,功利主义更强。

问:实际上这是成年人的典型心态。

康义斌:我们曾经有一个中国学生。我上学后没多久。我发现他并不喜欢科学研究。我跟他说过话。他说他实际上知道他不喜欢科学研究。但从小学到大学,他才是第一名。所有人都希望他能够进入美国顶尖大学。卡普林斯顿是为了满足他人的期望。

事实上,这个学生在他还是个孩子时对生物学非常感兴趣。长期以来,成人世界的价值使他过早地将名利与财富和事业捆绑在一起。

在我们的行业中,真正成功的人并不是瞄准最高层。 (如果你想要超越人群,最好更快地去其他行业。)他们真正喜欢的是探索过程,包括许多失败和来之不易的成功。

问:你刚才提到的中国学生在人际关系方面会遇到一些麻烦。这与功利主义有关吗?

康一斌:你看,我的侄子从小就受过“教育”。有这种想法的学生对竞争有一种狭隘的理解。他们认为踩到别人是胜利,比较别人就是成功。

在实验室中更重要的是团队的工作。有些人发表了论文。每个人都在一起快乐。一些中国学生不高兴,好像别人的成功意味着失败。

还有一些科研项目,学生想要“分开”,所以他们可以算作自己的成就.

有些中国学生特别想快速成名。这种心态,学校和家庭教育都有很大的责任。在美国,表现非常私密的事情不会公布,也不会造成太大的压力。他们还倡导合作,互助和共同改进。

问:两场不同的比赛会产生矛盾。

康一斌:竞争太激烈的学生可能缺乏团队精神,以自我为中心,更容易在工作和生活中对他们感到紧张。

斯里兰卡的商店周围,让老人在外面等了几个小时,并认为理所当然。

其他同学问我:为什么今年邀请他到家里邀请他参加音乐节的美国人今年不再邀请他了?有时我会考虑这些问题,我担心他们不会意识到这是一个问题。

从小到大,已完成的玩具,已经吃过的菜肴,已经更换的脏衣服.祖父母,祖父母,祖父母帮助他们处理这些问题。在这样的环境中成长自然会让人们的努力成为理所当然。

大多数美国学生确实有更多的“公众意识”。例如,我们主动在实验室处理垃圾并及时表达对其他人的感激之情,我们的生物部门有许多从事物流工作的员工。他们负责喂养老鼠,运送实验设备,发送和接收文件,以及清洁实验室。每逢圣诞节,实验室里的美国学生将一起带头,每个人将获得5件和10件,并为工人购买一份小礼物,表达他们对平时工作的感激之情。

这看似微不足道的事情往往反映了学生从小就接受教育,以及他的职业生涯能走多远。

哦,看到更多

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康一斌

普林斯顿

学生

中国

功利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