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鑫证券三板业务员工合同期满被辞退 诉讼要回11万

  • 日期:08-03
  • 点击:(1538)


e41c-iakuryw4996943.png

新浪财经讯近日,裁判纸网宣布两项民事判决,华鑫证券员工王某某在合同到期后被解雇。王先生的仲裁申请要求华新证券支付48万元,但仲裁结果仅支持不到1万元。王某某提起诉讼,最终法院裁定华新证券向王某某支付了11万元。

合同到期后解雇,480,000份仲裁申请

2015年6月至7月,王某某被华新证券南京中山北路销售部招聘到该销售部门工作。

2015年8月,王某被转入华新证券。双方签订了有效期为2015年11月9日至2016年12月8日的劳动合同,并同意为期2个月的试用期。王某某被列为新三板工商管理总部的推荐职位。上述合同到期后,双方签订了有效期为2016年12月16日至2017年12月15日的劳动合同。

2017年12月20日,华新证券人力资源部向王某某发送短信和微信,告知他们劳动合同已于2017年12月15日到期,并要求王先生于2017年12月22日前前往人力资源部门。资源部负责处理分离程序并签署相关协议,并表示公司将依法提供经济补偿。华新证券于同日取消了王某某的出席。

然而,王某某仍于2017年12月18日和19日前往华新证券。王某某提供的证据显示,他的团队同事刘先生于2017年12月18日也发送了微信与自己沟通。

2017年12月25日,王某某向华新证券发送电子邮件,称他自2015年8月至2015年11月一直在为华新证券工作。希望华新证券将于2015年8月支付7650元的工资,并从9月到11月,它应该支付双倍工资。

2018年1月8日,华新证券邮寄王某的劳动合同到期通知,表明公司已多次通知其劳务合同到期。 2018年1月11日,王某某签署了通知。

2018年1月24日,王某某申请仲裁,要求华新证券支付:取消劳动合同补偿64,100元; 2015年6月1日至11月30日,工资为45,900元; 2015年7月1日至11月16日,劳动合同未签订双重工资差额34,200元; 2017年年终奖金3万元; 2016年和2017年年假共计88万元; 2017年11月报销0.15元2015年8月1日至2017年12月20日,工作日和周末加班费为29.6万元,2018年3月5日至4日经济损失为0.33亿元,合计48.08万元。

2018年2月7日,华新证券提出反请求,请求王先生于2017年12月16日至12月31日退还36,600元人民币的工资,填写项目移交表格,退回门禁卡和餐卡。

对于上述申请,仲裁委员会裁定:

华新证券于2015年11月9日至2017年12月20日向王某某的2017年度终值奖励2万元,2017年度假休假,折扣36万元,2017年11月的报销金额为15万元人民币。在工作日和休息日,加班费为0.09亿元。从2018年1月5日到3月4日,辞职延迟的经济损失为0.33亿元,合计93万元。

王某某于2017年12月16日至12月31日期间返还了34万元的工资;退回门禁卡和餐卡,并与华新证券合作填写项目移交表。

法院批准了部分索赔,赔偿金额增加了10万美元

王某某对仲裁结果表示不满,并向法院提起诉讼。主张华新证券支付非法劳动关系赔偿64,100元,2015年6月1日至11月8日,工资4.04万元,2017年年终奖3万元;不归华鑫证券,2017年12月16日截至12月31日,工资为34万元。

王某某于2015年6月3日至10月12日向法院提交了华新证券南京中山北路,曹某,华鑫证券管理部,秦某等业务部负责人,证明我已经自2015年6月起开始工作。

工资表显示,2015年12月至2017年12月,王的月基本工资为7000元,其他补贴为450元(2015年12月和2016年1月的金额为650元),金额各不相同。福利费和奖金等。

华新证券表示,王某某开始在南京中山北路华新证券营业部学习。 2015年8月,他到华新证券总部学习。华新证券南京中山北路销售部是其分公司。华鑫证券对此负责,但由销售部门发布。华新证券还表示,王某某工作至2017年12月15日。从那时起,即使他去过华鑫证券,也没有提供劳务。由于XX项目部门是王某某,刘先生于2017年12月18日。当天通过微信询问情况。

双方签订的劳动合同没有年终奖金协议。年终奖金是绩效工资,根据《员工手册》与公司绩效完成和部门绩效挂钩。

经审理一审法院审理后,王某于2015年6月至7月从南京中山北路销售部招聘。王某于2015年8月1日转入华新证券,王某某主张2015年6法庭从7月到7月的第一个工资实例不支持它。 2015年8月1日至11月8日,您可以看到王某某为华新证券工作。华新证券应于2015年8月1日至11月8日向王某某支付248万元的工资。

因此,华新证券依靠这一点来减少劳动力分担的依据,并应支付5.34万元的劳动关系支出。

在年终奖方面,双方确认王某某的2015年和2016年年终奖均为3万元。华鑫证券声称,王在2017年的年终奖励为2万元,但没有提供相应的证据,因此王阿2017年终奖应该以3万元发行。根据其工作时间,华鑫证券应支付王某某2017年年终奖元。

因此,在仲裁结果的基础上,一审法院判决支持华新证券向王某某支付解雇劳动关系赔偿金55,400元,并支付2017年年终奖励元;支付国王于2015年8月1日至11月8日,工资为2.48万元,合计10.73万元。同时,仅支持王某于2017年12月21日至12月31日退回华新证券支付24万元,退回门禁卡和餐卡,并与华新证券合作填写项目交接表。

华新证券拒绝接受一审判决并提出上诉。要求法院驳回王某的赔偿要求,2015年6月1日至11月8日的工资,并将华新证券变更为王某的2017年年终奖励2万元,王某某于2017年12月21日至12月31日退回华新证券, 2017年,工资为34万元。

华新证券坚持认为,王某某于2015年8月至11月在华新证券就读,未参与此项工作。当王某离开时,员工没有发布2017年年终奖。雇主在核查和颁发年终奖方面拥有自主权。会计后,王的2017年终奖为2万元。

二审法院认为,华新证券未提供证据证明王某某2017年的奖金为2万元。因此,没有证据证明华新证券。华新证券的上诉被驳回,原判决得到维持。

公司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