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恒大造车迷雾

  • 日期:07-23
  • 点击:(1962)


这可能是一个比销售更强大的新车离线事件。

2019年6月29日,恒大新能源汽车集团在天津举行了国能93型号量产离线仪式。虽然没有邀请媒体,但恒大董事会主席许家印并不在场,但恒大表示,国能93车型的大规模生产仍然“具有深远的战略意义”。

e981408648ed408e95f3b83a2a71992b

在过去的一年里,恒大经历了蜜月与FF的合作,并努力“鼓励”新能源汽车产业链,并且汽车的核心正在增长。

据了解,许家印在内部会议上多次表示,恒大的新能源汽车必须“核心技术必须世界领先,产品质量必须是世界一流的”。还有公开报道称,许家印也表示,恒大未来五年不会涉足其他大型行业,新能源汽车行业将成为恒大的领导者。

恒大发布的信息是“恒大目前正在开发一系列新型号”和“推出全系列产品,涵盖入门级,中档,高端,超高端等”。 “3到5年成为世界上最大,最强大的新能源汽车集团的目标。”

但在这些表现出雄心和自信的口号背后,恒大还谨慎地保持与外界的距离。

在媒体的视线之外,许家印如何编织他的汽车梦?

国能93型号的“使命”

国家93型号的大规模生产是下线,但是恒大地产的冰山一角在此阶段获得了资产和布局。

根据恒大官方版本,除了大规模生产离线仪式外,恒大集团董事会主席兼总裁夏海军,恒大集团董事会副主席,董事长姜大勇除外。恒大国能新能源汽车集团,新能源汽车产业链公司高级主管,如瑞典的Koenigsegg,瑞典的NEVS总裁,荷兰电子牵引CEO,英国Protean CEO等。

看来阵容强劲,但恒大承认“严格来说,国丰93不是恒大的第一辆车”。

首先,作为基于瑞典萨博(SAAB)Phoenix E平台和萨博技术的纯电动汽车,国能93型号已于今年1月15日收购国能汽车有限公司之前完成。根据《中国企业家》,6月29日推出的Guoneng 93型号基于9-3升级,改善了续航里程,但外观和配置与9-3一致。

恒大表示,“国丰93的重要性更多是为了验证萨博汽车制造业的成熟度。”?莺愦蟮睦斫猓窘杵抵圃炷芰Γ哂兄圃炱嫡铰缘幕 ?

值得注意的是,靠近基地的人告诉《中国企业家》当前的大规模生产离线是试生产,而不是连贯的,因为工厂现在没有盖章,车身从其他地方运输,然后组装。工厂仍处于验收和整改的过程中。 “他并不急于生产。一旦生产开始,所有供应商和配套设施必须开始进入市场。即使工作停止,他们也必须支付并使用太多的资源。”

在生产线的情况下,哪种工厂可以提供这样的铸造厂?该人士表示,天津生产基地的四大冲压,焊接,最终装配和涂装工作已经完成,目前正在运作中。

事实上,这项验证是在一年半前进行的。根据公开资料,国能基于凤凰新能源汽车平台开发的首款新能源9-3电动汽车于2017年12月在天津启动。在活动现场,国能汽车还宣布建立全球新能源汽车服务与Didi Travel合作。一年后,在2018年12月底,公开报道首批500辆NEVS 93已交付给政府采购和网络汽车运营商。预计2019年3月将向个人客户发货。目前,该时间表也随着国家汽车的变化而调整。

在再次验证了车辆的制造能力之后,恒大似乎对国能93车型的前景非常乐观。 “虽然国能93并未完全反映恒大的所有先进技术,但作为普通消费者的经济模式,它具有足够的竞争力。”

但是,将您的愿望变为现实并非易事。 “对于考试,0到99之间没有区别,100分是有意义的。”蒋大龙在2017年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200亿知识开始

在房地产业进入白银时代的过程中,恒大正在努力建立以房地产,文化旅游,健康和健康为基础的产业布局,以及新能源汽车。其中,恒大健康已在香港上市。在恒大汽车行业布局过程中,恒大完成了许多交易。

完整的产业链。

2018年9月23日,恒大以144.9亿元收购中国最大的广惠分销商广惠集团40.964%,成为广汇集团的第二大股东。

2019年1月,恒大健康以总价9.3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国瑞电动车瑞典有限公司51%的股权。随后,恒大投资1.5亿欧元(约11.5亿元人民币)在Koenigsegg,另外1.5亿美元(约合10.1亿元人民币)与Koenigsegg建立合资项目公司。

2019年1月,恒大以10.6亿元收购了生产三元锂电池的Cergy New Energy 58.07%股权。

在电机方面,2019年3月,恒大以5亿元人民币收购太特机电有限公司70%股份,泰特机电有限公司持有荷兰电子牵引股份100%的股份。 2019年5月,恒大宣布收购英国轮毂汽车公司Protean。 e-Traction和Protean分别代表商用轮毂电机和?吐致朱钡缁暮愦蟮夭季帧?

据《中国企业家》估计,恒大的制造业总投资已超过246.80亿元。其中,恒大之前收购的轮毂电机Protean尚未公布,因此没有计算在内;和恒大对FF的投资没有计算在内。

在大规模收购之后,恒大面临的挑战之一就是许多公司的协调和整合。可以清楚地发现,恒大正在对收购公司进行“定量化”转型。

例如,2018年下半年,新疆广汇实业集团选出了新的董事会和监事会成员。保留董事长孙光新及三名执行董事,原董事全部辞职,恒大董事会派出五名董事会成员。

恒大法拉第上海的一位退休员工告诉《中国企业家》,恒大和FF与国能“分手”和“亲自动手”之后,恒大法拉第上海改为恒大国家能源上海,公司转变为“强势管理风格”。 “例如,恒大可以开展一系列考试,涵盖七到八项管理要求,要求高管关闭数量,中低级员工开卷,并涉及纪律和穿着等问题。目前,恒大上海国家能源公司保留了恒大法拉第上海的部分功能,如三大动力,品牌,汽车底盘,并将销售转移到深圳恒大总部。

另一方面,恒大还为被收购公司的高管提供机会。 2019年5月底,恒大集团董事会副主席不再只是恒大集团夏海军总裁之一。国民汽车前董事长蒋大龙成为恒大集团和恒大国家能源新能源汽车集团副董事长。董事会主席。

在赌注圈后面

除了为技术付出巨额代价外,恒大还在不遗余力地建立汽车制造基地。

7月初,《中国企业家》记者走访了位于天津滨海新区高新二路的恒大国能新能源汽车公司。从主入口,基地似乎已经建成并有序。然而,在生产基地的南侧,车身制造项目研发中心也覆盖着脚手架。车身制造项目研发中心,1#走廊,2#走廊和主要警卫室的工程部分尚未完全完工。

事实上,天津制造基地,瑞典的Trollhttan基地和上海制造基地都是恒大在收购国能之前已经准备好的项目。其中,天津一期计划每年生产5万台。上述接近制造业基地的人都表示,恒大收购国能后,资金状况发生了变化,天津基地的建设速度明显加快。

然而,天津的生产能力无法满足恒大在汽车领域的雄心壮志。从北到南,恒大正在获得当地政府的支持,并为更大的生产基地做准备。

今年6月,徐家印亲自带队。一周之内,他出现在广州南沙和沉阳。恒大汽车随后宣布建设两大汽车生产基地。

其中,恒大将投资1600亿元在广州南沙区建设三个新能源汽车,新能源电池和电机研发生产基地;它将在沉阳投资1200亿元,并在沉阳渭南区安置汽车研发和生产基地。轮毂电机的研发生产基地和动力电池的超级电池落户铁西区。沉阳的一位当地投资人告诉《中国企业家》,“他们保密工作非常好,我们只知道签订合同的时间。”

汽车配件产业链。其中一项是在工业用地之外使用低价住宅用地,以补贴住宅利润的汽车工业发展。据消息来源称,合作尚未解决。

然而,上述接近恒大的人士表示,恒大地产在广州的南沙和沉阳获得了工业用地。恒大的土地储备为什么要绕这么大的弯道才能获得土地呢?根据恒大2018年的财务报告,恒大的土地储备达到3.03亿平方米,比碧桂园的土地储备多25%。

与徐家寅创立的恒大地产类似,恒大参与新能源汽车并不是最早的浪潮。

然而,20多年来,汽车销量正在进入第一次“负增长”。它已经连续十个月下降。从表面上看,新能源汽车有明显增长,但基数不高。 2018年,年销售量仅为125.6万。此外,新能源汽车补贴正在下降,并将在2020年完全消失。上述沉阳投资人员告诉《中国企业家》,在过去两年中,所有的首都都抓住了新能源汽车产业。如果目前的生产能力完全生产,那将是数千万的产量。 “但实际上,我国的销量仅为100万。相当于90%的产能是盈余。”

中国企业家